稀有的四季果——诺丽果

诺丽,学名为Morinda citrifolia或noni,又名海巴戟、海巴戟天、四季果、萝梨、印度桑椹。在中国草本录中称为橘叶巴戟、榭树,在印度阿育吠陀文献中称为Ashyuka,梵文“长寿”之意。

它是一种茜草科植物,除了原产地南太平洋法属波利尼西亚(大溪地)群岛,在世界其他热带地区也可找到变种、变异的诺丽果,比如太平洋诸岛,南半球的瓦努阿图,库克群岛,斐济,萨摩亚,北半球的夏威夷群岛、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中国的海南岛和台湾岛也有少量发现并种植。

诺丽树属常绿乔木,可生长至15~20尺高,叶呈椭圆形,花白色,果熟后呈金黄色,由开花至成熟期需时90天,诺丽果长相似菠萝,形如土豆,成熟后诺丽果的表皮从金黄变为乳白,熟透的诺丽果变软,有一股浓郁的奶酪味道,又称“奶酪果”,口味独特。

诺丽果的原产地

大溪地距离最近的大陆(澳洲)有5700公里,因而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这片遗世独立的岛屿对于世人是个谜一样的地方,大约几千年前的洪水大迁移时代,探险家们按照天上星星和洋流的指引来到了这里,他们随行带着维持生命的神圣植物中,就珍贵的诺丽种子。

大溪地富含火山灰的腐植质肥沃土壤,日照充足,雨水充沛,空气纯净以及无污染的原生态环境使诺丽植物繁茂地生长着,野生的诺丽果,就是没有进行人工催熟自然生长的诺丽,这种果实充分吸收大自然的精华,依照其自身的生长规律,开花结果。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野生诺丽果都是高品质的,很多在贫瘠土壤生长的诺丽果,有些地区(尤其沙土地)的诺丽只含有少量维生素和矿物质。而大溪地的诺丽是自然的馈赠,并因其惊人的营养价值影响着波利尼西亚文化。

波利尼西亚的祖先们把诺丽树称为“百树之王”,并将其神化为某种象征或具有灵力的神秘色彩的“圣果”,运用了NONI的每一个部分﹕叶﹑根﹑树皮﹑种子﹑花及果子,将诺丽作为一种全面的植物,当然使用更多的还是诺丽的果实。

两千多年来,大溪地土著居民,在与世隔绝,无医药的环境下,能够健康快乐的的繁衍子孙,他们坚信诺丽果是“上帝的礼物”,诺丽果是他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的食物之一,并得到了世世代代的尊敬和赞扬,成为尼波利西亚文化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诺丽果的灵性与微生物

诺丽果的生长很特别,诺丽果先结果体,再开花,特别是花不落,而是被果体逐渐包裹起来,因为花很容易招虫子,特别是蜂蜜,它们身上有大量的微生物,包括菌和酶,这些微生物被诺丽果包括在体内,奇怪的是,只要诺丽果还长在树上,这些微生物就不会繁殖,一旦将诺丽果摘下,诺丽果增值发酵的过程马上开始,并且充满活性。
据说岛民采摘时如果不小心,折断或损伤树皮,树叶,她就会很生气,两年甚至三年都不再开花结果,采摘正确的话,两周之后就在原来生长的地方重新长出胚芽,结果开花,三个月成熟结果。

诺丽果的传统应用

成熟的诺丽果采摘下来之后,要在24小时之内加工或者食用,否则诺丽果会很快的腐烂,丧失大量的有效营养成分。因此,无尘的手工作坊只有设在当地才能更好地保留诺丽果的原味和营养价值。
拥有古老自然文化的大溪地人怀着对大自然的敬畏和对食物的理解,在不断的尝试中寻求保留诺丽果美好状态的方式,他们依据诺丽果的特性,运用发酵这种古老的方法,将诺丽果中的微生物运用得心应手,孕育出了特有的食物——发酵的诺丽原液。并通过数千年的祖母式世代相传和数百年有记载的应用,并形成了一种诺丽文化。

诺丽果的营养价值与传承

诺丽果富含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萜烯类化合物及多种氨基酸,东莨菪碱等生物碱、多醣体、微生物、酵素等具营养价值的成分。
当地人因长期食用发酵的诺丽原液而充满活力,健康长寿,每个人对于诺丽过的好处都有不同经验与惊喜。
这些被时间酿造出来的简单至纯的诺丽酵素原液,也意外地让我们获得了与鲜食截然不同、甚至更加醇厚唯美的味道和营养价值。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037号